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悦烟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悦烟网 首页 烟草文化 查看内容

道一声兄弟

2017-1-10 22:03| 发布者: 烟雾缭绕| 查看: 699| 评论: 0|原作者: 烟雾缭绕

摘要: 一转眼,太阳西沉了。谭林彬关好仓库门,准备去食堂吃晚饭。

一转眼,太阳西沉了。谭林彬关好仓库门,准备去食堂吃晚饭。

“谭老弟啊,正找你呢……走,我请你到馆子里喝酒去!”迎面走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他叫刘寿平。

“刘老兄,怎么烟都卖了还不回去哄老婆?”谭林彬笑着回应。

“呃,今年烟卖得好!我特意在这里等你谭老弟一起出去喝两杯!”男人说着递上一根烟。

“刘老兄,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,把我当兄弟不?”谭林彬边问边推开了男人递过的烟。只见男人不停点着头:“当然是,当然是……”

“既然当我是兄弟,我们兄弟之间也不讲这么多客气了……这样吧,老弟我今天就请刘老兄到我们食堂吃个便饭,怎么样?”谭林彬拍了拍男人的肩膀。

“行行行,今天老弟讲了算……”男人笑着说。

望着这位与自已“称兄道弟”的男人,谭林彬心中感慨万千,两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……

初 识

2013年,谭林彬从柏林烟草站调到高亭烟草站任副站长及高亭收购点点长。在来之前,他有所耳闻,高亭这边工作很不好开展,也曾有过打退堂鼓的念头。但谭林彬转念又想,领导安排我过来,是对我工作的信任,我只要抱着认真做事的态度,勇于尝试就行,即使失败了,自己三十还不到,还很年轻,再爬起来就行了。

谭林彬(左)和烟农一道查看春耕情况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骨感。谭林彬一上任就碰上了一年一度的烟叶收购,由于烟农们得知新来了一位点长,不知根也不知底,担心会压级压价,开秤都一周了,没有一位烟农来卖烟。

一天中午,酷热的太阳灼烤着大地,谭林彬坐在仓库里边扇风边想:唉,今天这么热,应该又不会有人来了。

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汽车喇叭声,莫非有人来卖烟了?谭林彬刷地一下站起来,急忙走了出来。

只见迎面开来一台大货车,车子一停稳,接连跳下来十来人,“来者不善呀!”谭林彬心说,但仍笑容满面迎了上去,“请问,这是哪位大哥的烟?”

“老子的”,一位四十岁开外的男子走了上来,边说边摘下墨镜,“这都是老子的烟,你们快点说个价把它收了!”

男人指了指谭林彬:“小子,你是这个点上的负责人?价格可要想清楚了,不然我们十兄弟可没那么好打发!”

“小子,价格给我们算清楚了……”男人身后的十来人也对着谭林彬叫嚣。

一旁的工作人员赶紧提醒谭林彬,这是高亭乡金坪村的“烂桶子”刘寿平,家里种了50多亩烟,他家的烟不是好烟里面包差烟,就是连级都不分,能卖的不能卖的,笼统一堆强迫烟草站全部收了。今天他喊了他的“十兄弟”前来卖烟,摆明就是来“砸场子”的。

谭林彬(左)向烟农了解育苗情况

谭林彬定了定神,先是发了短信给高亭乡乡长及高亭烟草站的站长,然后走到车子前,看了看车里的烟,把刘寿平拉到一边,轻言细语地说:“刘大哥,您好!我是今年才调到高亭点任点长的,我叫谭林彬……大哥,我刚看了一下,您今天拖的这车烟都是低次烟,这里面很多等级我们站里是不收的……但您今天既然已经拖来了,我让我们的分级人员把您的烟再分一下级,只要是我们政策允许收购的烟我都收进来……但政策不允许收购的烟只好请大哥拖回去……您看这样行不行?”

“谁是你哥?”刘寿平指着谭林彬,拍着胸脯说,“老子跟你说,今天这些烟,你收得进收不进都得给我收了!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!”

其他工作人员连忙上前打圆场,刘寿平越发来劲:“哪里来的毛头小子,老子来卖烟,是给你们天大的面子……敢这么样跟老子讲话,活得不耐烦了?还想不想在高亭这地方混了?”

年轻气盛加之军人出身,谭林彬听到这些话,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位大哥,我是烟草站的工作人员,我们单位有规章、有制度,我一切是按规章制度办事;再说我对所有的烟农一视同仁,不会因为谁老实我就欺负他,谁厉害我就怕他……我不亏待任何一位烟农……今天你们人多势众,但我有政府、烟草站给我撑腰……我还是一名退伍军人,我怕你干什么?!”

听他这么一吼,刘寿平反倒不作声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双方就这样对恃着。

“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这时,高亭乡分管烟叶的刘乡长、高亭烟草站廖站长及派出所几位干警闻讯赶了过来。

“老子今天不卖了!”见形势不妙,刘寿平带上他的兄弟坐上车一溜烟开跑了。

“怎么样?没什么事吧!”廖站长关心地问道,“收到你的短信,我们就赶过来了……今天感受到我们高亭的烟叶收购了吧?”

“没什么事!”谭林彬强忍心中的不快笑了笑。

晚上躺在床上,谭林彬生平第一次失眠了。虽然来之前,很多人给他打预防针,告诉他高亭这边的工作如何难做,但他真没想到会是这样……接下来该怎么办?谭林彬翻了个身,今天刘寿平这么一闹,老百姓们肯定都看着呢,一定不能服软,要坚持原则……对,下次如果他再来,我再跟他讲道理,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……还有,闲下来也不能再坐在点上等烟了,我要主动去烟农家里,找他们谈心,跟他们讲政策……对,就这么做!谭林彬想着想着,东方已经泛白了……

再 会

第二天一大早,谭林彬刚到初检室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不是刘寿平吗?他怎么一大早又来了?

见谭林彬过来,刘寿平连忙上前递了根烟:“谭点长,昨天是我不对,不该强迫要级要价……昨天下午回去,乡里村里的干部都说了我,我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我不抽烟!”谭林彬轻轻推开了刘寿平递过来的烟,“刘大哥,我都是按我们单位的流程,按制度办事,希望您能理解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但制度是死的,人是活的嘛!”说着刘寿平递上了一个纸袋子,“送点烟酒给你略表昨天的歉意……还请谭点长笑纳。”

谭林彬推开袋子:“刘大哥,您也许还不了解我。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我坚持我的原则,保证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……您的这些东西我不会要,请您收回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见谭林彬软硬不吃,刘寿平只得灰溜溜地走了。

没过几日,谭林彬智斗“烂桶子”的故事就传遍了整个高亭。加之谭林彬挨家挨户做工作,没过几日,点上交烟的烟农逐渐多了起来。刘寿平看着大家都把烟卖了,也只得把烟交到烟站。当然这一次,谭林彬还是该怎么收就怎么收,丝毫也没有给刘寿平“面子”。

相 交

回忆起过往,刘寿平不禁说道:“老弟呀,你还真是铁面无私,当真就是软硬不吃……”刘寿平还是耿耿于怀,“我可是高亭的‘人物’啊,说实话,那时候还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,老弟,你算是第一个了!”说着,刘寿平从口袋里拿出了两瓶二锅头,“来,今天我们兄弟俩好好喝酒,不醉不归……”

谭林彬(左)和烟农谈心

“刘老兄,您也别想那么多……但我也是在公言公,只是想把工作做好,把老百姓的烟收好,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……到站里上班,我是国家工作人员,但八小时之外,我们还是兄弟。我这个人公是公,私是私,分得很清楚,相信经过这两年的接触,刘老兄也应该有所感触的。”谭林彬说道。

“好好好,现在八小时之外,我们两兄弟不谈工作了,来来来,喝酒……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悦烟网

GMT+8, 2018-4-27 01:21 , Processed in 0.176168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17-2020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